洪宣娇
太平天国女将领。广东花县人。为天王洪秀全之同父异母妹。自幼性豪爽,习武艺,善刀枪。1849年到桂平向外国传教士学习西医。与肖朝贵结婚(后为西王)。1851年,参加金田起义。宣娇将妇女编为女军,自称元帅而统率之。她能使枪,弹无虚发,清兵都惧怕她。1852年,肖在长沙战役中牺牲,她带领其军继续作战。1856年杨韦事件中,她与韦昌辉等合谋杀杨秀清,后韦昌辉又被洪秀全处死。天京大乱。她将肖朝贵之养子萧有和托嘱给天王,便弃官为民。1863年,她随难民离开天京(今江苏南京),不知去向。洪宣娇本该姓王,由于同为烧炭佬的杨秀清和萧朝贵都是一方势力的首领,为彼此联合就认了干亲,方法是杨秀清认萧朝贵的老婆王宣娇为妹子,王宣娇改名为“杨宣娇”。后来洪秀全等人要造反,杨宣娇炮制洪秀全神话有功,被拉为上帝的亲生女,耶稣和洪秀全、杨秀清等人的亲妹妹,似乎就在此时,她从杨宣娇变成了洪宣娇,而萧朝贵也就变成了“帝婿”。说“似乎”,是因为所有靠谱的第一手资料,都没有完整写出“洪宣娇”这三个字……如果洪宣娇不改姓杨、姓洪,她也肯定不能继续叫“王宣娇”,因为洪秀全不许凡人姓王,洪宣娇的父亲就改了姓黄,洪宣娇若嫁给其他人,大约只能叫“黄宣娇”了。

洪宣娇,广东花县(今花都区)福源水村人。原名杨云娇,洪秀全因其为“天父”之女,认为妹,改名洪宣娇,萧朝贵之妻,生卒年不详。在太平天国的创建及成长过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是洪秀全萧朝贵的得力助手。据野史记载,她还参与了天京事变。她是中国历史上众多充满传奇色彩的女性之一。

人物生平

太平天国的兴起

鸦片战争之后,清朝廷的腐败无能日益显示出来,不断地被迫割地、赔款、开放通商口岸,压在广大人民头上的负担越来越重,九州大地怨声载道。终于,在鸦片战争结束后的第八年,洪秀全为首的太平军在广西金田起事,目标在于推翻腐朽的清朝廷;在顺应民心的情况下,太平军的势力迅速扩展,咸丰元年攻占永安后建立太平天国;咸丰三年攻取了南京,正式奠定了基业。

据有关资料记载,在洪秀全1847年到达紫荆山时,洪宣娇曾声称曾梦见上帝,告诉她“十年后有人来此教人拜上帝,汝当遵从”,而洪秀全恰恰也自称在那一年发梦,开始以上帝次子和使者身份“拯救世人”,两个梦话一拍即合,对洪秀全的威望自然有极大帮助;洪宣娇既是洪秀全之妹,又和杨秀清萧朝贵关系密切,因此一时间成为上帝会的核心人物,一时在女会众中影响很大。

下嫁萧朝贵

道光三十年,即公元1851年,上帝会的教徒已发展到数万人,洪秀全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便在金田村竖立起太平军的旗号,建立太平天国,洪秀全自称天王,封杨秀清为东王、萧朝贵为西王、冯云山为南王、韦昌辉为北王、石达开为翼王。所封各王都受东王杨秀清节制。洪宣娇由兄长洪秀全做主,嫁给了萧朝贵。但不久西王萧朝贵便死于围攻长沙城的战斗中,洪宣娇则转眼之间成了寡妇。

暗杀杨秀清

咸丰三年,即公元1854年,太平军攻占了南京城,遂将南京定为太平天国的都城,改名天京。洪秀全下令将全部随营女眷集中起来建立的“女营”改为“女馆”,由东王杨秀清兼任总管,洪宣娇则任监察。

此时的洪秀全早已沉湎于情色享受之中,太平天国的军政大权实际掌握在东王杨秀清手中。而杨秀清在天京的大权独揽,使天王洪秀全和许多太平天国将领都对他心存不满。洪宣娇看准世态人心,在联合了一批反杨势力的同时,鼓动洪秀全密召北王韦昌辉回京共图大事。北王从安徽战地匆匆赶回天京,这期间洪宣娇一改常态,主动走进东王府,对杨秀清表现得特别热络,杨秀清喜出望外,以为她不计前嫌,竟听从洪宣娇提议,由自己出面为北王举办一次盛大的洗尘宴。于是,举世震惊的“天京事变”由此拉开了大幕。

天京事变

公元185692日,在东王府里大摆的筵席上。韦昌辉率兵血洗了东王府,杨秀清以下两万太平军将领都死在韦昌辉等人的刀下。石达开闻讯返京,指责韦昌辉滥杀无辜,韦昌辉又欲杀石达开石达开缒城而逃。当夜,韦昌辉血洗翼王府,将石达开家眷及翼王府内人员全部赶尽杀绝。接着洪秀全下诏通缉石达开石达开逃至安徽举兵靖难。

“天京事变”之后,太平天国元气大损,最后,诸王中只剩下忠王李秀成。同治三年,即公元18647月,清军终于攻破天京城,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宣告结束。[2]

结局

洪宣娇的归宿众说纷纭。有些野史认为她在天京之乱中被乱军杀死。洪秀全在平息内乱杀死杨秀清韦昌辉的同时顺便搞掉这个能量很大的“御妹”也并非没有可能。还有一些野史则认为洪宣娇是在清军攻陷天京时战死。也有说天京城被攻破之日,洪宣娇乔装成民妇,随着逃难的人群到了上海,而后又辗转随同洋传教士远渡美国,在美国旧金山一带开业行医,洪宣娇(杨或王宣娇)早亡。

人物评价

作为太平天国一方最出名的女将之一,西王妃洪宣娇在太平天国的创建及成长过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是洪秀全萧朝贵的得力助手。她还直接策划谋杀了东王杨秀清。她是中国历史上众多充满传奇色彩的女性之一。

轶事典故

解衣上阵

洪宣娇者,军中称萧王娘,天王姊,西王萧朝贵妻也。年不满三十,艳绝一世,骁勇异常,从女兵数百名,善战,所向有功。萧王娘及女兵皆广西产,深奉秀全教,每战先拜天帝。淡妆出阵,挥双刀,锋凛凛落皓雪。乘绛马,鞍腰笼白氍毹,长身白皙,衣裙间青皓色。临风扬素腕,指挥女军,衫佩声杂沓,望之以为天人。女兵皆锦旗银盾。战酣,萧王娘解衣纵马,出入满清军。内服裹杏黄绸,刀术妙速,衣色隐幻,一军骇目。”

身世之谜

这位“解衣上阵”的萧王娘在上个世纪80年代被钟文典,罗尔纲等专家考证出来根本不叫“洪宣娇”也不是洪秀全的亲妹妹。她原来姓黄或王,后来又改姓杨,名云娇。后来洪秀全为了笼络住萧朝贵才与她结拜姐妹,叫她改名“洪先娇”。由于客家话中“先”与“宣”同音,所以洪先娇就成了洪宣娇。

根据这一发现,专家们认为种种有关洪宣娇的传说和野史都是假的。绝大多数有关洪宣娇的记述都是把另一有名的太平天国女将苏三娘的事迹以讹传讹所致。有些专家如罗尔纲先生等甚至认为洪宣娇就是苏三娘。理由是“苏”在广东话中与普通话的“萧”谐音。于是“苏三娘”就成了“萧三娘”。之后在流传的过程中有人又在“三”上加了一竖,于是“苏三娘”就成了“萧王娘”了。但即使洪宣娇其实是杨云娇,她是西王妃这一点并没有问题。而且,洪宣娇在太平天国早期是拥有很高的威信的。这主要还不仅在于她英勇善战,而且她还是所有的女教徒的首领。那么凭什么说她不存在呢?

究其原因,原来野史中除了写洪宣娇勇敢善战还认为她“生性淫荡”,“善妒”。理由是洪宣娇在萧朝贵死后与东王杨秀清私通。进入天京后,杨秀清日益跋扈,对洪宣娇也越来越淡薄,进而迷恋上新科女状元傅善祥。洪宣娇气愤不过就委身于北王韦昌辉,鼓动天王和北王发动政变杀了杨秀清傅善祥

有的笔记中甚至绘声绘色地说杨秀清傅善祥一起同房时被杀。事后洪宣娇进入东王府见到傅善祥血肉模糊的尸体还恨恨地说“妖婢亦有今日”云云。这段记述见诸各类野史(凌善清:《太平天国野史》,谢介鹤:《金陵癸甲纪事略》,汪堃《盾鼻随闻录》,沈懋良《江南春梦庵笔记》等等)。在具体的细节上略有出入,但基本情节相同。

身世考证

洪宣娇是太平天国中赫赫有名的女将,关于她的身世却众说纷纭。有的学者认为,洪宣娇实为杨宣娇,原名杨云娇,她不是洪秀全的妹妹,而是杨秀清的妹妹;后来洪秀全为加强拜上帝会内部团结,与杨云娇结为兄妹,杨云娇改姓洪,成为洪宣娇。但我认为此说有值得商榷之处:洪宣娇不是洪秀全的妹妹确是事实,但认为是杨秀清的妹妹却难成立,理由如下:

其一,民国《桂平县志》载:“(萧朝贵)妻洪宣娇,(武宣)罗渌峒人。”而杨秀清则是桂平县平隘山东旺新村人,再考杨秀清的父辈也似无外迁的历史,如果两人是亲兄妹,何以会有不同的家乡?

其二,对太平天国内情颇为熟悉的谢介鹤、张汝南等封建文人在日记或小说中及民国《浔州府志》中均有杨秀清与洪宣娇私通的记载。我们并不否认这些封建文人有造谣中伤、恶意攻击的可能。但如果杨秀清与洪宣娇为兄妹,其罪名就不仅是私通而是“乱伦”了。试想:这些封建文人既是恶意中伤,当然是伤之唯恐不毒,却为何不给他俩定以“乱伦”之罪,而仅用普通的“私通”之名呢?难道这些封建文人还会替“叛逆贼子”遮丑吗?如他们不属造谣中伤,两人私通是实,杨秀清总不至于和自己亲妹妹乱来吧?综上所述,称他俩为兄妹是讲不通的。

其三,太平天国研究专家钟文典教授在论证洪宣娇不是洪秀全的妹妹时,曾有过一段这样的话:

“再查太平天国辛开元年新刻的《太平礼制》载有‘贵妹夫及后宫父母、伯叔、兄弟辈一体同称国亲……’两种刊本的《太平礼制》,皆未提及洪秀全父母称谓如何,原因自然是因为他的生身父母不在了。而‘朕岳丈’、‘岳母’与洪秀全的兄嫂,以及杨秀清伯杨庆善、韦昌辉父韦源玠等皆有称号,称为‘国伯’或‘王伯’。这就在我们面前泄露了一个秘密:萧朝贵的后宫‘洪宣娇’另有父母、伯叔、兄弟,并非与洪秀全同为父母者。由此亦可证洪秀全与她为义兄妹关系,其说似可不谬。”